我们所谓的

秋日阑珊,风萧瑟起来,忽然觉得万物最美好时间过去了。马上时值中秋,月亮却是渐渐圆了,可满池荷花也凋谢了差不多了。前几日还说,中秋确实应该好好聚聚,却因为某种原因,心里渐渐淡忘。怕是这样长期下去,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干什么。

昨夜和浩南同行时,一瞥之间,满池荷花落了,夜里花,落得那么无奈和不堪,花如人,等时间等久了,却又觉得被时间抛弃。许是因为性格,习惯了起起落落和轰轰烈烈后,更想要踏踏实实。不止一次对浩南说过,有一种喜欢比轰轰烈烈来踏实,可自己突然又怕起来。有些话,不说,知道对方怎么想,可有些话,不听,会彷徨,因为不知何时何地,会被丢弃。我们如同浮萍。

长大后,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喜欢如薄雾,看不见,却触手可得。如果,你想说,我听,如果,你不想说,我等。浩南,余生,请多指教。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我们所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