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短成诗

生命是什么?

不止一次也绝不是最后一次在这样一个宁静夜晚,把自己推入孤独与痛苦边缘,叩问自己

夜风从窗外拂过,一片凉意。这时候,我就觉得整个生命有如一片枫叶一般,微微颤动着,留下一片断断续续颤音随风飘扬。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我知道自己给自己出了一道多么难问题,可是,我不能自抑,我有充分理由相信有很多同龄人像我一样在这样寂静夜晚把这样难题回味咀嚼。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这个年纪就是与难题抗争年纪,不是吗?随便扯上一个难题就是我们永远不可能解决问题。

多少次,面对落日长空中姗姗掠过雁声,面对夜雨敲打枫叶沙沙声,面对午后小憩时滴滴答答马蹄钟声,我仿佛看到了生命脚步正一步步走向我犹如颤动风声,吹过原野,花草,使生命衰枯,复而昌容,这时候,我就感觉,生命正以一种无形声态拂过我青春之树,那是一种浸润,一种侵蚀,带着一丝淡淡怅意,淡淡失落。

从幼稚顽童一下子长成衣衫翩翩青年,我不知道这是一种喜悦或是一种悲哀,只是感到在一夜之间,自己纯情微笑,童稚天真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好多次,用自己还不成熟演技,用一种相互猜疑,故作深沉言行来伪装自己,迎合别人,。心中不免涌上一股莫名惆怅。也许,人永远都是矛盾,得到了别人认可却不能圆满自己,一天天地渴望长大却又总患得患失,人啊,是不是太反常了?

我知道,我们这个年纪不是沉湎于过去年纪,因为那一闪而过童年只是由一场迷茫到清晰梦,如白驹过隙般,一切对于我们来说才刚刚开始。

我一直相信寄托,相信宗教,相信人见存在一种圣母光辉和一种不死信念,在这圣光里,虔诚信仰者怀抱信念,顽强不屈去努力到达,这是一种崇高境界,不染纤尘境界。也许你会说,宗教有时候会成为一种麻醉剂,但是那是统治者罪恶,宗教本身没有罪恶。很早很在时候,老师不就告诉我们“要树立一个理想并终身为之奋斗努力”我想这是一回事,因为理想也是一种寄托。

,慢慢人生路,没有一个寄托如何能过到达,没有一个目标又如何能够起步?

我曾今这样设想过,把一切尘俗杂念都摒弃掉,在生命所崇尚风景中做一次涅盘般纯美游弋,我不分神,不对两岸浮光过影做以顾盼,我泅溺与一个个青灯寒舍中,远离啤酒音乐,把自己思想沉入虚幻飘渺广寒宫阙中,去感受寂寞。然而,当一册姗姗终了,我却发现我最终远离了人群。后来才明白,在最不富庶心之园囿去建立一个遥远不知辩寻世界,即使加上自己最激情努力与最虔诚祈祷,等待我也将是彻骨寒心孤与不可挽回失败。

毋庸置疑,我是一个不太合群人。不止一次在校园中那条幽静小径上我一个人踱步徘徊,许多信息萦绕在脑中,俘虏着我。我喜爱清净,喜爱寂寞,因为寂寞之后我能得到许多东西。但是,我也得到了生命中另一面,诸如清高轻浮,对此我能说什么呢?

我这样写,并非想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完人,因为我本身就不是一个完人,我也有很多致命缺点。

我不知道远离尘嚣是怎样一种心理,当自己一次次孤芳自赏似地把自己成功背景精心设计时,心幕上就会立刻涌现出一股经年酝酿激奋,但在外表却又是一种澶泊情绪。压抑感觉从哪里来?我曾试图解剖这种深沉近似与悲壮心态基因,并且把自己敏感触须细致入微深入到生命每一个角落。而现在,我又该启程了,骑着我马而来,带着我剑而来,一路思忖着我该怎样一路平安,逾越上苍安排这些牢笼?我又该怎样踏过千山万水含笑而去?多愁善感而又不太伟大我,在纷繁俗世中,用尽全身心神经去沉淀,去感知,最终却发现自己正一步步远离了彼岸并且不得要领。

这真是生命悲哀,如此钟情于生命我,在面对这个包蕴无穷世界,却越来越不知该往哪个方向去流放我多情风筝。

我没办法,除了思考,我们没有逃避权利。我们不是三毛,三毛是一个用尽真情女人,而我们呢?我说过,我们一切才刚刚开始。

看着同伴们一副副满面苍生模样,打着各自旗号在险象环生环境了小心翼翼生存,我心中便不无感慨悲哀起来,在一次次众人叫喊着无聊时候,我一个人行囊空空在一支忧郁歌声中郁郁独行,我痛苦,我退却,我甚至暗暗发竦自己会不会在一夜之间消亡,正像我们给自己设计许多人生计划一个接一个地破灭一样,合情合理却又不留痕迹。

常常见到生命中一些被称为壮观景致,于是,自己常常被别人感动,也常常感动别人从一份自己喜爱事物,伙食在努力实现个人生命价值奋斗历程中,我仿佛看到了漂流在岁月之河上那种崇高却又虚幻境界,紫气腾腾,漠烟袅袅,我该怎么把握与介入这样风景?年轻我们,还要沐浴着几许浸泪夕阳与凋零落叶,才能倾洒出我对这个花季祈祷与永远缠绵颂歌?

好多次,当自己成功时,看到同伴,师长激动与鼓舞目光,自己就变得好激动好激动,那时候,我真想对着全世界大喊:生命美好是人类美好。与此同时,我何尝不明白,生命已经把我推向了一个无形高度,自己可要迈好每一个步伐,因为我也同样知道,这一切都是多么来之不易且不可改变存在下去。

你不要误解,我并不是一味去乞求进入某一种风景,我知道脚下这方土地厚重,我只是试图领略一下,生命时候人脚步才能迈更轻快更洒脱一些。在无数个梦回午夜,我怀抱着一个永远延伸饥渴心态去把未来处所构造,其实我所求无外乎就是那种很多同龄人所共同乞求真实生活,一种完完全全属于自己完美世界,在那种无与人争,淡泊宁静家园中完美共同领略家园幸福与悲伤。

我不知道这样是对是错,现实常常没有答案,而我切切又是一个追求结局人,在很多日子里,我遵循大师教训,提着生命烛灯洞照一方,负载着满手希望小心翼翼打发着如金时日。

同学有时会说我很深沉,是,我不深沉,我不敢大胆去爱去恨,由此便没有了奇迹与奢望,这可能也是我一直生活反反复复却又平平淡淡原因之一。

曾今和我一块玩耍男孩女孩们,原谅我,我知道我会一生爱你们,但是,你们也一定要原谅我不可改变。

就此搁笔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夜短成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