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净如纸

清晨,阳光在树顶洒上一层金色。走进办公楼,看见清洁阿姨正在清理地板,唰唰唰,那神情异常专注。见我到来,她抬头冲我微微一笑,我像往常一样点点头,继续向前走,她又低头忙活开了。刚走没几步,擦地声突然停歇了。我转身回头,一缕阳光正好从窗口射进来,打在她身上。她一手拎着水桶,一手拿着拖把,背对我往前走。我突然觉得这是一副很美油画。

每天,我们从这里走过,却很少有人驻足,关心一下她。非但如此,甚至还有轻蔑和鄙视。我们都忽视了这份洁净和付出呀。

直到有天早上,地板不再如往常般洁净,那个熟悉身影没有出现在我们眼前。面对满目狼藉,我们像躲避瘟疫般匆匆离去,甚至还有几句埋怨。

下班了,走出办公室,突然又听到那熟悉唰唰声。她神情依旧专注,只是动作没有往常那般利索,脸色也不似平日红润。我走过去,她抬头对我笑了笑,不似平日那般自然。“阿姨,你病了吧?”她停下手里活,“还好,早上打了点滴,把活给耽搁了。这不,好点了,过来收拾收拾。”我不禁肃然起敬,“要不我帮你吧”,我顺势要接过她手里拖把。“哎呦,那哪行?阿姨自己来就行,哪能让你做这个,不行不行”。好说歹说,她怎么也不肯让我帮忙。我什么也做不了,一瞬间变得茫然无措,只好呆立当场。静静地注视着她拿着拖布,唰唰,唰唰,一步步向前迈进。夕阳从窗口透射在她脸上,我分明看见她额头渗出细密汗珠。她看起来有些虚弱。短短几分钟,对我来说,好像几个世纪那般悠长。

我看见她拎着水桶拖把走进电梯。那一刻,我明白了,她擦地板用不是拖把,而是一颗认真负责心啦。

我蹲在地上,注视着洁净如纸地板,心底有种说不出落寞。对于她来说,这地板就是一面明镜呀。干净即是干净,肮脏就是肮脏,这地板从不加掩藏,只会如实地呈现在你脚下。无惧轻蔑和鄙疑,更不排斥鲜花和掌声。

这地板,这窗户,这夕阳,这认真清洁地板人,都真实地演绎出了自己,毫不掩藏。突然想起中学时代读过文章,大概是这样说: 世间美是无限,只是我们都缺少一双发现美眼睛。是呀,这洁净如纸地板,要是在平日不还就是地板么,谁会去在意。

走出大楼,夕阳洒满花园,铺满道路,也照在身上,暖暖。我知道,明早我依然会经过那洁净如纸地板,见到晨光里那个熟悉身影。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洁净如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