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佑厦门(二)

莫兰蒂这个神通广大小妖精,短短不到三个小时肆虐,却让厦门人要忙碌三天?三周?三月?三年?

今天是台风过后第一天。忽然就风平浪静。

太阳依然在云层中挣扎,从高楼窗台望去,天色青白,高楼肃穆。狼藉是地面。

踩着满地玻璃碎屑,想着同事说,昨夜抱着孩子,躲在楼梯转角:远离玻璃墙、玻璃窗。那一夜胆寒心抖,那一夜彷徨无依,如今化作了一地碎玻璃,在地上瑟瑟作响。

绿叶离了枝头,早就离它大树妈妈无穷距离,但就近也依在某一棵树脚下,相互取暖。光秃秃树枝还在向上,那是树中勇士,在台风过后,它完全可以傲然了。倒在地上,也无须自卑,毕竟自己力量微薄。树们都很自觉,竟然没一棵倒向房屋,怕惊扰了屋内人,齐刷刷地向外倒,倒在马路中间,夜半,没有行人。放在树下小汽车,就难以幸免了。有被压个正着,有被砸了车头,敲碎玻璃不计其数。

五线谱一般电线被吹断,好似一个城市华章突然断裂,整个城市在台风过后第一夜,将沉浸在夜黑之中了。

忽然,绿色混乱中,闯进一支绿色车队,一道绿色人流,分开,流动,在绿色死寂中平添了活跃舞动。最早走上街头是子弟兵。斧声霍霍,绿树枝桠被砍断,只留下粗壮树干和少数几个旁枝。把纠缠电线,解救出来;把压扁汽车,释放出来。一——二——,到处是用力号角。

居民们还在安抚自己惊魂,灾后难却悄然降临。停水停电停信号。三停之后,生存问题,变成了第一位。高楼成了孤岛,房屋成了监牢。

入夜。下起了大雨,一切,又沉浸在死寂中。忽然,亮起了一盏灯。岔路口庙发电了,是某个神生日,已经唱了很久戏了。戏台依然通明,唱着古装大戏。虽然没人看。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天佑厦门(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