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佑厦门(一)

厦门有郑成功爷爷,他站在鼓浪屿巨岩上,威风凛凛。

博饼就是郑爷爷发明,坊间传说郑爷爷去博饼了。中秋前日,郑爷爷马上出来辟谣:我正在海上与风魔厮杀,呀,这个小魔鬼,好厉害!

大风起兮尘飞扬。顶着风返家。车在漂移,身在漂浮,心在颤抖。到了楼下,竟然进不来楼道,因是风口,急急丢了摩托车,勉力进去。电梯打开又自己合上,好像有幽灵控制,还张着一个大口,没人敢上。靠里面一架梯,晃荡着下来,还好,可以正常运行。进了家门,把好大风关在门外,夫已经在家,孩子在外地读书。

一切如旧,只有心中彷徨着——一只潜伏忧心巨兽。淡定得恍惚。厦门经历太多台风,我们普遍迷信郑爷爷威力。

“莫兰蒂”在半夜如期而至,小妖精一会儿高声怒吼,声若惊雷;一会儿呼啸而去,势如汪洋;一会儿轻声低语,细如游丝;一会儿缠绕回旋,亲若情人。让你神经刚放松一会儿,又突然一惊。

这小魔鬼,在那拔树搬山。它伸出成千上万手臂,搂着高楼,抱住小山,使出全身力气撼动。可惜是蚍蜉撼树!楼房呻吟、摇晃、稳住!楼里人一开始惊慌失措,以为到了世界末日,经历了一回两回三四回之后,互相调侃起来,看来这台风力气用尽了。

小魔鬼吱吱呀呀地,从窗隙钻进屋子,听见了人们议论,大发雷霆。哗啦——,掀翻了屋顶遮阳铁皮屋;嗤——啦,撕掉了明星大海报;噼——扑——,推倒了张扬广告牌;咚——咚——,连根拔起了大树。

小魔鬼玩起了兴致,卷起铁皮屋,在天上飞——,像是一个小巫婆,骑在扫帚上,后面飘着他披风。

大树们被小魔鬼当成幼儿园孩子,排成一队,放倒。好好睡觉啊——。

到处漆黑一片,点一盏灯吧,小魔鬼在变压器上轻轻一点,砰——放起了一串焰火。

小妖精莫兰蒂折腾了几个小时,这个城市却安静得好像没有人。没有人惊呼,没有人奔跑。这么好戏竟然没有人旁观?它忽然索然无趣,悄悄地走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天佑厦门(一)